《岁月初心》系列 棋魂取景地巡礼第六弹 职业棋士篇2(因岛篇)

凛千芊Rin:


大家好~我终于又来更新辣,有木有想我ヽ(✿゚▽゚)ノ 



相遇篇(前篇)在这里:Link


相遇篇(后篇)在这里:Link


叶濑中学篇在这里:Link


院生篇在这里:Link


职业棋士篇1在这里:Link



~正文START~



140年前,虎次郎把身体借给了我


如果说虎次郎是为了我而存在的话


那么我就是为了阿光而存在的



那么,阿光呢?


他也一定是为了某人而存在的吧


而这个人 ...

+

[棋魂]生日午饭(塔矢亮生日贺文)

生日快乐,小亮。虽然这不是一个喜剧……


——————————————————————————————



塔矢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进藤正坐在沙发上背对着等他。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沙发背,仿佛在打谱。


虽然是背影,塔矢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来:“进藤?”


进藤回过头来。六年来,他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头金色的刘海,只是眼角多了几道细细的皱纹。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像向日葵一样,在塔矢面前绽放开来:“生日快乐,塔矢!”他把放在沙发旁边的礼物递给了塔矢。


塔矢领着进藤往里面的餐厅走,一边走一边拆礼物:“是什么棋谱?”


进藤惊讶道:“咦,你怎么知道是棋谱?”...

+

回国一趟,看到国内的围棋儿童们,感慨万千。门后的落子声,让我觉得,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依然有人来人往在连接过去与未来的道路上努力着。


+

论进藤光原型是吴清源的几种可能性

本文纯属yy,如有巧合,请表打脸……


1. 都是天才少年 (这个不说了)。

2. 都没有老师。进藤的老师是佐为,大家不知道;吴清源在碰到濑越宪作之前是自己打谱的,而且濑越宪作不算老师,更像是伯乐。濑越主要保护他在日本棋坛生存,没有系统地教过他围棋。

3. 都是帅哥。进藤不说了,吴清源在与中原和子结婚之前是日本当时三大美男子之一,酒吧里女人唱那种相思的歌里都有吴清源的名字。

4. 都是一出道就很厉害了。

5. 都有一个巨好的基友。进藤有塔矢,吴清源形容木谷实是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对手。在1929年6月,吴清源十五岁,出世赛第七...

+

[棋魂][光亮亮光]人生八味(二):古宅院

第二味:气



“我走了。”进藤吃过晚饭,放下碗筷,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他溜达着走到了地铁,换乘中央本线,坐了几站后下车,沿着街道向前,拐进一条僻静的小街。这里虽然里地铁不远,可是却一下子幽静下来,颇有“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小街的尽头,是一座绿荫森森的和式宅院,从外面都可以看到院子里枝繁叶茂的枝桠伸出来,绿色的爬山虎爬满了墙壁。



进藤按了按门铃,不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塔矢穿着和服和木屐站在门口,带着温和的微笑:“快进来。”



进藤跟着塔矢走过长长的、幽暗的走廊。这是塔矢家的宅院。名人在取得头衔后不久就买下了这座房子,并把这里修葺成保留明治时代风...

+

[棋魂][光亮亮光]人生八味(一):在热气球上

第一味:微


棋院今年收成不错,各种棋赛的广告费和赞助费都剩下好多,尤其是芦原家族赞助了十五岁以下的U15少年全国围棋大赛之后,资金越发地充裕起来。


于是棋院领导带着一群入段没几年的年轻人,讨论年末的尾牙是什么,时间就定在下下个周末。


“我想去关西看红叶。现在还能看到的,对吧?”本田说。


“我建议把剩下的钱搞个年轻棋士之间的棋赛,这样我们还可以继续下棋。”越智推了推眼镜说。大家纷纷瞪他以示不满:就是让你讨论除了下棋还能干什么的,怎么这么没想象力啊!


“我想坐热气球。台场那边就有,升起来就可以看到彩虹大桥!”进藤说。


“要不去吃怀石料理吧!”奈濑的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不行,...

+

[棋魂][绪方/芦原]送春唯有酒(五)END


两年过去了,绪方没有再见芦原。作为新任本因坊和碁圣头衔的保卫者,棋院的比赛日程紧密到恐怖,每天早上醒来就是无止无休的打谱、比赛、研讨会。生活似乎很充实—似乎有点太充实了。绪方让棋赛和世俗的事务充斥了他的生活,仿佛这样,他就能不想起某个人似的。他成功地守卫了本因坊的头衔,再有两年就可以获得“荣誉本因坊”的称号了;他把塔矢名人留下的研讨班发扬光大,变成了培养新生代棋士的道场,许多棋童慕名前来,在道场里学习。这一切,都让他马不停蹄地,在没有尽头的路上走下去。



但总还是有停下来的时刻。在既没有棋赛、也没有道场课程的深夜,某些事情总会放大到充满了他的心胸。他想起那个人言笑晏晏的表情,想起他拿棋子的...

+

[棋魂][光亮无差]棋院的单身节Party

大家都知道11.11是Pocky day啦。借用了一下 @小台 的梗,请见谅。祝大家光棍节快乐哦。

——————————————————————————————


“伊角,我们棋院的同期和近期的同事们明天要办个单身节Party,你来吗?“和谷吸着可乐问伊角。


”来来来!哎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我正为明天怎么过而绞尽脑汁呢!街上一堆堆秀恩爱的情侣,看着都让人心酸啊!“伊角叹息着说。


”棋士就要有棋士的觉悟。“越智在一边说,”我就以单身为荣。只有单身,才能更好地下棋。“说完,遭到了和谷和伊角的两双眼睛的四只白眼。


”明天还有谁去啊?“伊角问。


”基本上所有人啊!你,...

+

[棋魂][绪方/芦原]送春唯有酒(四)

芦原在走廊上还嘟嘟囔囔地说:“可是…可是…讶木喝多了,我得送他回去…我们还要夜谈呢…”


绪方心里熊熊的无名火已经快要把他烧着了。他对于芦原和讶木这种过分亲近的行为简直是咬牙切齿,无处发泄。他一路拽着芦原,简直是把他拖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绪方把芦原推搡着按到门背上,在黑暗中,他的怒火几乎要把他们俩都吞噬:“讶木讶木,你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说讶木!”


芦原口齿不清地说:“师兄…你在干嘛…讶木人很好的,我们是好朋友啊…”


绪方的最后一点理智快要把他燃烧殆尽了。他看着他这么多年,看着他从一个孩子成长成了与他一样高的青年;他们并肩在棋士这条狭窄的...

+

[棋魂][绪方/芦原]送春唯有酒(三)


进藤眼中只觉得绪方今天特别诡异,以前哪里见他自然地笑过。“塔矢走啦走啦,我们去泡温泉顺便吃晚饭。绪方先生,拜!”进藤拖着塔矢就走,只留给绪方一个背影。


绪方转身进屋,脱下西服,挂在衣架上。这个别馆是家庭式庭院,大家自觉分好了房间。塔矢自然是和进藤一间,伊角和和谷一间,芦原被讶木拉着住了一间,还有两个小师弟住一间,只有新任本因坊屋里空了一张床。大家都去泡温泉了,屋子里静悄悄地。绪方打了一会儿谱,站起身来,眺望着窗外的湖景。这是个初夏的阴天,乌云覆盖了湖上的天空,黄莺鸣叫不已。湖畔有几朵杜鹃花开得正好,远处传来了电动机扬起温泉水的声音。他叫了晚餐进屋,又想起芦原小时候的事情。


芦原弘幸入塔矢门...

+

[棋魂][绪方/芦原]送春唯有酒(二)

不分章节了,写到哪算哪。

-----------------------------------------------------------------

他们去的是间爵士酒吧,天台上种着一丛一丛的竹子,白色的窗帘在一扇扇大敞的窗户后被初夏的风吹得哗哗响,隐约传来女伶带着酒意的低沉歌声。


芦原举起手里的杯子,碰了碰绪方的:“师兄,恭喜啊。”


“谢谢。”


芦原的眼睛晶晶亮:“从小老师对你的期待就最高,又是大家眼里的金童,所有人都等着你走到今天…”


“但只有你知道,我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所有人的期待都在绪方身上,他出的任何成绩都是理所应当的,他做的任何事都只能是对的。他是棋界黄金...

+

[棋魂][绪方/芦原]送春唯有酒(一)


哎,我老人家给绪方老师找cp也真是不容易……


—————————————————————————————



绪方精次一出登机口,就看见顶着一头蓬松卷发的芦原在朝他招手,圆圆的脸上笑得有几分狡黠:”绪方老师,绪方本因坊了啊!”

绪方用手里拿着的报纸敲了一下他的头:



”你少打趣我,你自己的手合成绩怎么样?”



”昨天你下棋的时候,我正好也有对局。我差点没下完就跑去看了!棋局研究室人那个多啊,仓田、讶木、伊角、小亮、进藤他们都来了,简直像过节一样。我们还赌棋了呢!讶木和伊角要压桑原老师赢,可是我和小亮还有进藤都挺你哦!把今天的酒费挣出来了!“芦原兴高采烈地说。


绪方不为所...

+

[棋魂][光亮无差]万圣节的前世今生



万圣节的应景之作。小光小亮和大家万圣节快乐!



谢谢 @境界空想 gn图的灵感,虽然其实不符合。。。



-----------------------------------------------------------------------------




前世




有一年的万圣节,七岁的小光和小亮还有明明放了学之后在一起玩(别问七岁的小光和小亮是怎么认识的,就算是穿越了吧…也不要问我是怎么穿越的),玩着玩着就谈到万圣节的事情。




小光说:”今天是万圣节也!我们来扮鬼吧!“




明明说:”鬼好可怕啊!我不要!“...

+

[棋魂][绪方]天外天上天无涯(四)END

这一年的本因坊预选赛时,他虽然勉为其难进了循环圈,却在第一轮就被刷下来,连本因坊的边都没摸到。坊间有传闻说,绪方的半个王朝,怕是就要结束了。日本棋坛非常重视荣誉,各种谣言甚嚣尘上,绪方甚至萌生了退意,想要到乡下去修养一阵子。

桑原这次倒是意外地没有嘲笑他。再见他时,桑原正在棋院的礼品商店前晃悠,还是尖锐的标志性笑声:“一嘻嘻嘻…绪方十段,最近看不上心情不太好啊。北海道有个指导棋大会,九段以上棋手可以随便去,你想不想一起去啊?”


绪方当然说不想去。可是桑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棋院来动员他,把别的棋手都排除在外了,变成只有他们两人的单独出差。


再次来到北海道,绪方的心境却大不相同。一年前...

+

[棋魂][绪方]天外天上天无涯(三)



这一年的春天到来得特别早。樱花飘落的时候,绪方的老师塔矢名人第二次住院了。名人隐退已经一段时间,可是还活跃在国际围棋的赛场上。出院后,由于他的坚持,明子夫人只能动身,和他一起搬到深圳去了。


老师走了,明子也离他远去了。组织研究会、引导弟子的重任全都落在了绪方肩上。两个头衔在身,他要面临老一辈和新一辈的各种压力,各种指导棋、讲棋、采访的活动又很多。只有棋会所这边有芦原在,给他减少了不少压力。


绪方手合成绩下滑得厉害。他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滋味。他曾经是日本围棋界的金童,如今却有高处不胜寒之感。他开始不怎么去千代小姐那里了,烟抽得越来越多,芦原总是邀请他去喝一杯,他也不去,只闷在公寓里自己喝酒...

+

正在进行的围甲,古力vs李世石。古力下出了中国流。话说这也是棋坛上的主流cp一枚。

+

[棋魂][绪方]天外天上天无涯(二)

复盘的时候,想到前一天桑原故意让他封棋,绪方就差点忍不住把棋子往棋盘上扔。桑原抬起头,玩味地看着他:”你生气的样子特别像我以前那个同事。他和你一样,一生气就冲动,一冲动就输棋。生气的表情最好玩了。“


绪方眼镜后面的目光此时估计能杀死任何人。然后他又想到,如果他又生气,不是正中桑原下怀吗?于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表情变得异常精彩。


桑原却好像没看到一样地问他:”棋下完了,昨天晚上你不肯和我一起吃饭,今天总能陪我这个老头子一起去喝酒了吧?“


小樽是个港口城市,娱乐业甚是发达,从赛场欧森...

+

[棋魂][绪方]天外天上天无涯(一)

不知道要写多少,就用数字表示了。估计挺短的。


----------------------------------------------------------------------


绪方精次这辈子第一次见桑原本因坊,是在新初段联赛上。


彼时的绪方还没有把头发染成金色,十三岁的少年模样,一头柔软的黑发。塔矢明子给他订做的白西服穿在身上还有点大,人畜无害地对每个人微笑。作为塔矢门下弟子,他一直都是在老师家吃住和训练,所以也就没有过作为院生的经历,虽然在电视上看见过,但亲眼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本因坊也还是第一次。记者照例在棋院门口拍照时,桑原哼哼哈哈地笑着走近他:“听说你是塔矢门下...

+

桑原本因坊 vs. 绪方的赛场


绪方飞去北海道,和桑原仁进行本因坊站第七场的比赛。记得动画里北海道的夜景很美,桑原和绪方站在酒店的窗户前,俯瞰着这景色。


比赛的酒店就是这家:北海道小樽的Authent 酒店。http://www.authent.co.jp/


从街景看上去,与动画里面真是一模一样。我多次被棋魂这种不差毫厘的准确而震惊过,而正是这种准确让我觉得棋魂的故事就发生在现实中吧。正是这样,我才觉得棋魂是个宝藏,孜孜不倦地追索。

小樽是北海道著名的港口城市,旅游胜地,城内有小樽运河,从酒店走路十分钟就可以到达运河两岸的众多酒...

+

[棋魂][绪方]黑夜的海上(下)END


“我请求你…别再说了。”明子的脸转向他,眼里含着泪水。


“对不起…”半晌,绪方说。

塔矢家在中野的高级独立住宅区,晚高峰已过,离医院不过一刻钟路程。跑车缓缓停在写着“塔矢”的名牌前面。


明子的手放在车门把手上,转过头来看他,犹豫了一下,问道:


“精次…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好久没回来看看你以前的房间了。”


绪方的脸看着深不可测的庭院,声音是低沉而隐忍的:“…不了。明天还有…我还是先回去吧。”
明子下了车。她的红色半身裙被晚风微微吹皱,而身姿不动如雕塑。她朝绪方的方向微微点头致意,然后不回头地走进了宅院。


…就这样吧,绪方想。


绪方回到自己在六本木的公寓。他的公寓是黑暗的,即使在白天也拉着厚...

+

我找到了现实中的越智

就是中日韩三国围棋擂台赛里刚刚连胜韩国白赞僖和中国范蕴若的日本先锋一力辽。

小孩才十八岁,家里是个富二代。家族企业是日本的地方性报纸《河北新报》,每日发行量约50万,为日本碁圣战赞助商之一。人家不但棋好,还是个学霸,考上了据说是日本最难考的国立高中,而现在大部分的棋手都是辍学练棋的。小孩去年创造了打进头衔战年龄最小的历史(当时17岁不到),而且当年院生考试的时候,也是第一名出线。

现在他家和整个日本围棋界正在为他是去继承家族产业还是接着下棋苦恼不已。这也是他现在还上学的原因。

像不像越智?


下面是转载的他的一些资料:

五岁开始下围棋。

2005年 仙台市立片平丁小学校...

+

[棋魂][绪方]黑夜的海上(中)

从此他就在塔矢家住了下来。围棋是项有千年传统的活动,许多学生循古例吃住在老师家,并不奇怪,更何况他是没有家的孩子。他在塔矢行洋家一天天长大,棋艺日臻进步。后来又有了其他的师弟,有了芦原师弟,然后小亮出生了,他又看着亮一天天长大。明子师母比老师年轻十几岁,可是和老师的感情一直很和睦,他几乎没有看他们红过脸。当然,他们不吵架的原因,基本上是因为明子对老师无条件地顺从。大事小事,没有一件事是老师开了口明子说“不”的。他有时候甚至怀疑,她到底有没有自己的想法。当他知道明子出身显贵之家,毕业于圣心女子大学,遇见老师前自己拥有一家日本华道教室的时候,他不禁惊呆了。




为什么,一个人为另一人的牺...

+

[棋魂][绪方]黑夜的海上(上)


写这篇同人的初衷呢。。。你们不觉得棋魂里面绪方的人设很有趣吗?在众多的棋士当中,他的相貌、穿着、喜好、对女人的态度,都是一个异数。

然后我就开始脑补,这样的性格和人生到底是怎么来的。

故事的名字来自徐志摩的《偶然》。

故事主人公是绪方,BG,不喜请点叉。我光我亮打酱油。

故事的设定在《生日之后》的来年,小光小亮刚开始彼此表白了心意。

写完这篇后考虑要不要给绪方拉个郎。你们觉得芦原如何?

---------------------------------------------------


东京六本木的一间高级公寓的顶层。一男一女正在床上翻滚纠缠。女人不断大声呻吟着,看上去甚是...

+

棋魂北斗篇里面,进藤光和社清春的那一局,一手五五次手天元的突破性下法,虽然是近年高尾绅路对山下敬吾的棋谱,但我总觉得在隐喻1930年代吴清源、木谷实等人开创的围棋新浪潮。三三,三连星,那时候真是围棋的青春时代啊!也呼应《棋魂》里一再强调的“新浪潮的到来”。日本围棋是多希望复兴啊!

+

日本园林的枯山水。小亮家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

今天的《棋魂》图片呢,大家猜一猜是哪里?



塔矢名人在比赛时突然晕倒,被送进了爱新堂病院。这个病院的名字实在是太苏了,因为“爱新堂”的日语发音和“爱进藤”明明就是一样的嘛。塔矢家你们在想什么?(并没有



但是呢,这个医院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漫画里(107话),这个医院的名字叫做“中央武藏医院”,百度棋魂吧上说是中野区武藏境的中央综合医院。但是,这个医院也是不存在的,我找遍整个google map也没找到。



于是我继续找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了。



这个医院是东京都济生会中央病院,在东京都港区。第一张...

+

《棋魂》中谁的人缘最好?

《棋魂》中的角色,放到现实中,估计招人喜欢的是这几个人:阿光,和谷,杨海。都是元气满满,勇往直前,乐于助人,


最近才发现杨海的原型是余平,而伊角在中国的一段借用了孔令文的故事。像伊角那样的角色,非常真实,因为他心中有很多人都跨不过去的那道槛,就是自己的极限。他以为自己有极限,其实打破了之后才发现,人其实是没有极限的。不光棋艺,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这样。


附录余平写的《我和<棋魂>的故事》中关于伊角的一段。


”楊海的首次出現是在漫畫書第16集中"中國棋院"的故事。在漫畫中,楊海對伊角的幫助顯得非常突兀,完全沒有緣由。這是因為在開始時塑造伊角這個角色...

+

[棋魂]生日之后(十)END


“塔矢。”


“啊?”


“你的生日快到了吧。”


“恩,在你的生日之后三个月。”


“打算怎么过生日?”


“没想好呢。可能就是爸爸的几个徒弟,绪方先生、芦原先生什么的,一起买个蛋糕来家里吃了吧。”


“这样啊…你那天有空吗?”


“我看看棋院的时间表…恩,那天除了一盘指导棋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你有事吗?”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这样啊…那我把指导棋改个时间吧。”


“你都不问去哪里?”


“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里重要吗?”


英俊的金发年轻棋士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塔矢!我说你说话能分场合吗!”


“怎么了,我说的话很正常啊?去哪里不都是下棋吗?”长发棋士泰然自若。...

+

今天是秀策墓的街景。小光去过的地方,小亮也应该去看看了。

+

[棋魂]生日之后(九)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惨白的日光灯亮了起来。这么晚了,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自己也应该回家了。进藤甚至觉得,刚才自己可能听错了,塔矢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并没有和他说任何话,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也没有什么希望可言。


但是就是不想离开。就像塔矢曾经一直在等他追上来一样,他怀着一丝渺茫的希望等着塔矢亮能追上来。好像不离开,他就能回来,就能实现那个“一生的对手”的诺言。


进藤坐在棋院大厅的地上,靠着墙,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塔矢亮牵着秋惠小姐的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他怎么追也追不上,他大喊“塔矢——”,前方传来的却是秋惠小姐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听起来如此刺耳,像在他耳边拉响了警笛一样。他使...

+

© 李阿夸 | Powered by LOFTER